鐵甲工程機械網(wǎng)> 工程機械資訊> 行業(yè) > 薛小平:經(jīng)濟補償的幾種可能性和執行難點(diǎn)--大規模工程機械以舊換新的結果(4)

薛小平:經(jīng)濟補償的幾種可能性和執行難點(diǎn)--大規模工程機械以舊換新的結果(4)

語(yǔ)音播報
點(diǎn)擊播放

續上文

關(guān)于自上而下的大規模工程機械設備以舊換新的話(huà)題,在筆者的系列文章:

《工程機械市場(chǎng)又一輪的繁榮來(lái)臨?

為什么中國工程機械市場(chǎng)存在大量舊設備?

可拉動(dòng)萬(wàn)億人民幣新設備的銷(xiāo)售?

對許多相關(guān)議題做了一些簡(jiǎn)單的討論。從這些內容的因果關(guān)系和邏輯推理,大規模的工程機械設備以舊換新最終躲不開(kāi)一個(gè)關(guān)鍵點(diǎn):舊設備以舊換新的經(jīng)濟補償金額及具體的執行方式。這不僅相關(guān)于設備更新的國策徹底的貫徹執行,更是涉及到了從制造商到舊設備所有者及相關(guān)方的商業(yè)利益,是行業(yè)上上下下最為關(guān)注的焦點(diǎn)之一。

毫無(wú)疑問(wèn),既然是至上而下以政府為主導的政策,相關(guān)具體政策的確定和如何執行,最終是由政府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說(shuō)了算。 本文對此的討論,只是筆者根據工程機械設備業(yè)務(wù)關(guān)聯(lián)的可能性做一些推理,筆者有限的想象力下的猜想,難免局限性和不切合實(shí)際,為行業(yè)內感興趣的從業(yè)者提供一點(diǎn)參考,或是閑時(shí)趣閱

問(wèn)題的提出:

沒(méi)有經(jīng)濟補償,以舊換新能徹底貫徹執行嗎?

從上一篇《拉動(dòng)萬(wàn)億人民幣的新設備銷(xiāo)售?》內容可以看出,即使以最保守的市場(chǎng)設備存量,很小規模的以舊換新比例(15%,180萬(wàn)臺),即便舊設備資產(chǎn)抵消了20%--40%,至少還需要60%-80%的置換資金,約5400億-7200億人民幣。這么多巨額資金,完全由舊設備所有者承擔,以舊換新可能徹底貫徹執行嗎?反之,如果有適當的經(jīng)濟補償,是否能使其更順利一些呢?

討論點(diǎn)六

絕大多數舊設備所有者的經(jīng)營(yíng)狀態(tài)

多年以來(lái),國內建筑央企、國企及工程公司和相關(guān)的各類(lèi)建筑施工公司,奉行施工設備的輕資產(chǎn)化,只是持有大型及特殊性設備。國內工程機械經(jīng)營(yíng)性租賃公司的總體規模也是較小。國內工程機械設備的所有者為碎片化結構,絕大多數的工程機械設備的所有者是兔子螞蟻(個(gè)人和小微企業(yè))。

如果以工程機械最大數量的挖掘機為例,據公開(kāi)數據,現有挖掘機的所有者95%以上為螞蟻和兔子。即使大公司集中購買(mǎi)新挖掘機,大多工作3000-5000小時(shí)后的舊設備,又會(huì )交易到螞蟻和兔子手里(詳見(jiàn)筆者《工程機械市場(chǎng)的最基礎需求:碎片化購買(mǎi)力——工程機械最末端客戶(hù)的經(jīng)濟行為分析》)。

綜合所述:

  • 工程機械舊設備的所有者,絕大多數是工程機械行業(yè)基層的客戶(hù)群體(機主、操作手、服務(wù)修理、零部件供應鏈,租賃等等行業(yè)基層人員)。

  • 如此群體的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環(huán)境,自身的資金能力非常有限,持有設備的主要資金來(lái)源家庭成員和親戚朋友,或同事合伙集資或融資購買(mǎi)。

  • 當下市場(chǎng)極度內卷,設備所有者的盈利能力逐年下降,利潤內卷嚴重,而且工程款或租賃款回收極為不易,現金流困難。

顯然,工程機械設備的以舊換新的置換資金,由舊設備所有者全部來(lái)承擔是很不容易做到的。

討論點(diǎn)七

經(jīng)濟補償方式的幾種可能性

從本文討論的各種因素,還有其他不確定的原因,似乎表明:如果沒(méi)有適當的經(jīng)濟補貼,工程機械舊設備以舊換新難以徹底貫徹執行。如何科學(xué)合理的經(jīng)濟補償,復雜而棘手,要相信政府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智慧和力量。如下只是筆者根據舊設備業(yè)務(wù)關(guān)聯(lián),做一些推理,可能不切合實(shí)際,僅是個(gè)人推測而已。

中央政府補貼

近來(lái),國家已經(jīng)發(fā)行和將要發(fā)行的數萬(wàn)億長(cháng)期國債(10年-50年),似乎為政府對工程機械舊設備經(jīng)濟補貼的可能性,不論是規模還是操作方法,都提供了無(wú)限的想象力空間,為工程機械設備以舊換新分擔百億或千億人民幣,小菜一碟。

新設備銷(xiāo)售廠(chǎng)家補貼

銷(xiāo)售新設備的品牌大象(廠(chǎng)家)“出點(diǎn)血”,對舊設備置換補貼,合情合理。舊設備所有者支付部分現金后,一舊換一新,兩舊換一新,甚至三臺舊設備換一新設備。如果有政府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配套具體指令,估計絕大多數品牌大象不得不接受

原舊設備制造廠(chǎng)家補貼

存量舊設備中有許多是環(huán)保不達標的“污染源”,這是舊設備的品牌大象制造并曾經(jīng)獲得過(guò)豐厚商業(yè)利益的遺留物。如果環(huán)保法具體執行條例中要求這些品牌大象“反哺”些置換補貼,估計這些品牌大象也會(huì )依法而行的。

地方政府補貼

地方政府是以舊換新國策的主要執行者,也是對所在地以舊換新設備給與經(jīng)濟補貼的主體。由于各地方的經(jīng)濟發(fā)達水平不一樣,不同地區的補貼金額可能會(huì )差異很大。有的經(jīng)濟落后地區也有可能沒(méi)有經(jīng)濟補償

施工項目的甲方補貼

基本建設工程項目是稀有資源,工程項目多是國家或地方政府投資,承包項目的大多又是央企或國企,也是工程項目的獲益者。投資方(政府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)要求中標的項目甲方讓利,為施工現場(chǎng)中新舊設備置換做點(diǎn)經(jīng)濟補貼,也就是上級要求下級執行而已。

定向配套工程項目的補貼

利用每年國家啟動(dòng)的基本建設項目,國家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或地方政府順便為此定向配套一些工程項目。為此施工的工程機械設備,都必須是執行相關(guān)以舊換新后的設備,同時(shí)享受相關(guān)的補貼條例。

舊設備所有者承擔余款

對舊設備所有者為國企或央企,或者是其他有規模的企業(yè)設備所有者,通過(guò)國家稅務(wù)政策的調整,自行承擔部分,甚至全部承擔以舊換新的置換資金,不在話(huà)下

對幾百萬(wàn)的兔子螞蟻設備所有者,只要是在自身能力可承受范圍之內,花些銀子也是值得,因為最后新設備的主人正是自己。況且,如果以上的各種補貼可能實(shí)現的話(huà)(或者部分實(shí)現),能有點(diǎn)微利可圖,甚至只要是利益得失“還說(shuō)的過(guò)去順勢而為是智者

總的來(lái)說(shuō),既然是自上而下的政府政策,有沒(méi)有經(jīng)濟補償和補償多少,最終還都是政府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拍板說(shuō)了算,此點(diǎn)不容置疑。

討論點(diǎn)八

強制報廢(零補貼)

根據現有工程機械設備相關(guān)的環(huán)保法條例,許多存量舊設備在被強制報廢之列。絕大多數的舊設備是個(gè)人產(chǎn)權,強制報廢的執行,涉及到了國家物權法和環(huán)保法的銜接。顯然,強制報廢的政府政策執行的成本最低。但是,與以舊換新相比,強制報廢帶來(lái)新設備的采購有限

討論點(diǎn)九

政策執行方式的幾種可能性

設備以舊換新是政府國策,工程機械舊設備是國內最大規模的存量生產(chǎn)資料。工程機械設備以舊換新,可能有萬(wàn)億人民幣巨大的刺激經(jīng)濟作用。按此邏輯,以筆者有限的想象力,以舊換新的政策執行方式有如下幾種可能性:

利用市場(chǎng)機制推動(dòng)以舊換新的執行

市場(chǎng)性以舊換新是一個(gè)買(mǎi)賣(mài)交易,只有交易雙方獲利,方可成交。尤其對舊設備所有者中的弱勢群體,如果置換只是利益的損失,不劃算,其結果是可以預料的。

地方政府行政指令執行

結合國家的有關(guān)環(huán)保法(或者未來(lái)頒布的工程機械設備環(huán)保條例),為以舊換新的政策強制執行有了法律基礎和合法性,同時(shí)也受到公檢法的保護。

以上兩種方法的混合執行

各地方政府可能根據不同的具體情況,以上兩種方法混合執行。

使用方管控執行

工程機械市場(chǎng)的上游是建筑工程市場(chǎng),而央企或國企是建筑工程市場(chǎng)的主體,執行政府行政指令,責無(wú)旁貸,以此形成工程機械設備使用方管控下的以舊換新政策的執行。

討論點(diǎn)十

執行過(guò)程復雜而不易

一千萬(wàn)多臺工程機械設備遍及在全國各地,而且相當部分在偏僻的山村鄉下,山山水水的工地上,從中篩選出要淘汰的舊設備,全面的徹底貫徹執行以舊換新,并非易事

  • 工程機械設備沒(méi)有像機動(dòng)車(chē)一樣的上牌和發(fā)票管理體系,對舊設備的檢查、扣留、停放、運輸,處罰、報廢處理,尤其是設備購買(mǎi)地和使用地跨省市跨地區的分離,徹底貫徹執行比較困難。

  • 當下普遍的,利用設備使用方對設備的以舊換新的管控,施工方最多是拒絕不達標的舊設備進(jìn)場(chǎng)。但是,既然舊設備所有者和施工方是利益的合作體,共同想辦法讓設備“變”的年輕一些,有可能也是雙方的商業(yè)利益共同點(diǎn)。

  • 全國各地方經(jīng)濟基礎差異甚大,對此政策的執行和經(jīng)濟補償也會(huì )差異較大。而且,大多是經(jīng)濟發(fā)達的地區的設備到經(jīng)濟不發(fā)達地區施工,政策執行必然發(fā)生行政支出成本,何方出錢(qián)出力出人貫徹執行?相關(guān)地方部門(mén)難免相互推諉

  • 如果建立像機動(dòng)車(chē)管理一樣全國性的機構,從管理人員到設施建設和日常運行,需要資金和時(shí)間,需要地方財政大量的投入,錢(qián)從何來(lái)(除非工程機械設備像機動(dòng)車(chē)一樣,上交各種各樣的費或稅)?

結束語(yǔ)

顯然,此次自上而下的工程機械設備以舊換新是比較復雜的行業(yè)大事件,牽扯各方面的政治經(jīng)濟要素,從發(fā)生到過(guò)程及結果肯定會(huì )有很多變化和不少調整。

據文獻說(shuō),凱恩斯主義是現代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政策的重要理論基礎之一:在經(jīng)濟下行時(shí)進(jìn)行逆周期調節,通過(guò)政府干預,積極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,刺激需求……曾經(jīng)成功地幫助許多國家政府克服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整體的不穩定性,在實(shí)踐中被證明是有效的。

筆者的認知水平,對這些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理論一知半解,更是弄不清楚它們最終為工程機械市場(chǎng)會(huì )帶來(lái)什么樣的結果。

在此借花獻佛,按照此理論邏輯,可以假設,就工程機械設備以舊換新,如果有關(guān)政府部門(mén)拿出數百億或千億的補償資金(或者長(cháng)期國債),加上定向配套基建項目,相關(guān)各方出資出力配合,以最擅長(cháng)的自上而下的行政治理經(jīng)驗,達成各方的平衡,而最終的結果卻可能撬動(dòng)數萬(wàn)億的固定資產(chǎn)投入和關(guān)聯(lián)消費(數倍或十幾倍的經(jīng)濟杠桿),拉動(dòng)內需,刺激經(jīng)濟復蘇。。。

既然存在這樣的可能性,所謂以蚓投魚(yú)耳,就當下的市場(chǎng)實(shí)情,各位看官,您說(shuō),有關(guān)方面會(huì )不會(huì )要試一試呢?



聲明:本文系轉載自互聯(lián)網(wǎng)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(shí)相關(guān)內容。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(wèn)或質(zhì)疑,請立即與鐵甲網(wǎng)聯(lián)系,本網(wǎng)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,再次感謝您的閱讀與關(guān)注。

相關(guān)文章
我要評論
表情
歡迎關(guān)注我們的公眾微信